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向华强 > 正文

刚看个视频 说什么白小航把向华强都给收拾了 太猛了也

  1. 添加时间:2020-10-03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白小航有些事情是演绎的,但是浙江村和扇向华强是真的,浙江村第一次去是自己一个人单挑的,原因是因为街坊一个开小面的,被浙皮子欺负了,不给钱,他去砍了8个吧好像,后来第二天带着一帮人去的,把浙江村打服了,还顺带把曼红带走了,当时立的规矩,1、不许欺负本地人包括房东,2、不许跟北京人玩牌,北京人一定要玩,那浙江人不许赢,3、每个月8888的保护费,要按时交。

  向华强那次是因为闫京,闫京在演歌台被宰了,然后白小航是替老大出头,去大闹的演歌台,然后楞是追到深圳去打向的小弟,后来没多久演歌台就关了。

  其实白小航结局挺惨的,沾上白粉了,不过那会北京城提起他,没有流氓不怵的。

  别问俺是怎么知道的,俺那会小,街坊里有大哥,也屁颠屁颠给人家买烟买酒过,想想都30多年以前的事了。

  他干了两场仗,第一场就是跨区到丰台西局消灭了浙江村的黑势力。那时北京有三股外地人势力横行,丰台西局浙江村。朝阳太阳宫市场河南帮。海淀魏公村新疆帮。三股势力均被闫京搞定。西局是白航去的。就因为浙江人设局开赌场,坑了很多北京人的钱,村里的浙皮子无论流氓还是商人,夜里或者远途打车从来不给钱。海淀出租车开小面的于洋是白航的邻居,知道于洋受了欺负以后,白天单枪匹马一个人进了浙江村,他不喜欢用枪,他说过:比起枪,我还是更喜欢刀,因为它不仅能扎人砍人,还能削水果。这一点我到今天都赞同,匡扶正义还得靠菜刀。靠法律,早晚**!白航一个人跟八个浙皮子滚起来了,结果就是打残了八个。

  消灭浙皮子势力并没有太引起公安注意,他的第二场仗涉及了港澳的流氓组织,才一下子出了名的,那时东四十条开了一家夜总会叫:演歌台!老板是香港新义安的老大向华强。当年向华强请公安局长张连基开房玩耍,让刘德华亲自倒茶作陪。以为在北京可以风生水起了。没开一年,因为高价位惹了闫京,在东城、朝阳流氓面前自己老大丢了面子,白航大闹演歌台,放下狠话:见向一次打一次。演歌台报警,闫京被带到五处,俩小时以后和公安局的一个局长还有武警一个司令出现在丽都酒店。不了了之了。向华强出大价钱要废了白航,结果被白航打跑了。白航追到深圳打向的余党,没多久,演歌台就关门了。到今天提起白航,向不知道还哆嗦不哆嗦。朋友之间最好的礼物莫过于还钱。

  白航的时代来的快,去的也快。在他与深圳黑社会相互追杀期间,虽然名声大振,但也背了人命案,他的兄弟也是通缉对象,到处跑路,他们唯一的营生就是帮人追账。白航总是先礼后兵,口头禅就是这句:朋友之间最好的礼物莫过于还钱。四九城的流氓没人招惹他,知道他是亡命徒,白航去了谁那儿,谁就主动拿出点儿钱来。四九城也有一批流氓是点子队的,但也不敢轻易点了他。怕一旦被他跑了,惹来灭门之灾。真正被大家忽视的时候是白航沾上毒片以后,他抽上了大烟,在他终日不吃饭,严重到注射以后,他的战斗力依然很强,但明显没那么让人有恐惧感了!京城有一个唯一大学生流氓,朝阳雅宝路开饭店的丁东亚1996年在东方一号迪厅左轮手枪走火事件被判无期徒刑,丁东亚再次打破京城第一奇迹:无期保外就医了!白航掏了100万打点的关系,原因就是白航在东方一号包房里注射吗啡,被仇家堵了,东亚开枪解围,那年刚好是83年严打之后,最厉害的一次严打浪尖上

  四九城流氓间的恩怨情仇,是这片江湖里永远的传说。你刚退下,他又粉墨而来,北京城从来不缺主角。不评说是非,是因为我们谁也做不到独善其身,港台流氓参加过北京流氓葬礼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公认的南城大哥杜崽儿杜文波。一个就是白航。区别就是,杜崽是公认的大哥,白航是靠拳头打出来的。台湾不仅来吊唁了,新义安也来了人。这无疑是一个泯恩仇的暗示!四九城的大流氓们来了,这是二黑死后最隆重的一次江湖聚会了,京城战犯们也来了。另外两条道上的老大也来了。一条是以海淀张凤翔为首的专门开公司秀款的,除了凤翔和他的兄弟们还有东城秀款切汇的赵保全一票子人,一条是开赌局的流氓们,有五道口的小盛儿,通州的蔺三儿,朝阳的瘸逼老三和赵宝成。赵宝成是扑克千王,周润发在赌神三里,最后从北京请来帮忙的赵宝成不是杜撰的。双河的邹庆,大象,王晖,新疆的狼哥,哈僧,青山,瞎东子还有外号打捞队的五棵松火锅城老板崔喜平,颐和园的鬼子六。西直门老日本儿,清河的二福子,地主,老四,和平里的孔老二等等。葬礼的主办人是闫京,和他在一起的有一个人,本不是流氓,但接替了他后来的江湖位置,那就是三年前才被瓦解的丰台流氓小广,大名崔志广,他是大兴警校的教官出身。违纪离开了公安口,之后几年迅速成长,但只在丰台内活动!少壮派的战犯来的最多,尤其是海淀和朝阳的战犯,其中就有消灭太阳宫河南帮势力的被二处王军比喻为悍匪的酒仙桥川子小东一伙新生代流氓!说是悍匪,其实没有一起命案,还没彻底起来,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因为他们黑白两道的人都不买账,公开向老炮儿宣战,要翻篇了他们。刑警队给川子打电话说见面聊聊吧,不然被逮到就不好了,朝阳的铁良抢过电话说,你逮我们,我们还逮你呢,咱先看谁逮住谁吧!这伙人号称北京八杆旗,每人一把五连子,除了二嫂子,铁良剩下年龄22到26不等。川子,小东本来是跟邹庆的,但邹庆已经生意风生水起了,带着他俩太不踏实,就介绍给了闫京,闫京也管不住他俩。剩下的六个人,有二嫂子,劲松的大刘军,因为他1米86所以叫大刘军,劲松的马老四马辉。西坝河的石涛,李双平,朝阳的铁良。他们是第一伙儿集体用五链子首战来到太阳宫把偷蒙拐骗,欺行霸市的河南帮暴力打飞了的北京青年。只伤人,不打死人。抓住河南王九指刘三的时候,川子用刀挑了他四肢的筋。第二战就是来到亚运村汽车市场,把拼缝挣钱的异地党全打跑了。还给了劲松米老四,崇文花市伟志手里。米老四,伟志被公捕以后才被东北帮接手的。之前一直在米老四的手里。九六年严打,被定性黑社会被抓捕了。川子死刑。小东,刘军各20年。至今服刑!马老四死刑,二嫂子十一年,出来后患上轻度精神病,铁良无期,还在监狱里。李双平五年,石涛十年。现在通州区玩儿拆迁。双平总是说:也许有一天我对生活的要求就仅是身边还有一个没有停经的女人,而已!很多年以后在马加利牌局上二嫂子见到鬼螃蟹,两个精神病在赌局里各自说着完全不相干的胡话,却有一种人生知己相见恨晚的感觉!鬼螃蟹热衷佛教,也力荐二嫂子跟随自己修行。二嫂子回应,我虽手捧佛经,却自知内心淫邪深重,恐怕佛祖是不会收我入关的。索性做个异教徒吧,继续在离经叛道中保持顽强的玩命生活!几个月以前,我到松榆里螃蟹家中,说出要写写这些事儿的时候,问他对流氓圈的理解,他本来长的就像大嘴罗汉,犯着神经病的样儿说:正与邪是凡人的视角和心态,佛家说世间事无常形、无常态,纵自嘲为“流氓圈”只是一个不愿与之争辩的态度,就内心而言还是希望主流意识群能接受至少是容忍这样一个群体,正如社会已经逐渐接受不同信仰一样。我甚至期望有一天那些真正的流氓可以不再躲藏地告诉家人朋友:我是一个流氓!我知道螃蟹是矛盾的,还是有很多恩怨过往放不下!他送了我十六个字:一片漆黑,势不成佛;此身为我,别无它法!

  老炮这个电影,就是损老北京胡同串子的,楞被拔高到,什么什么什么·····

  这电影多写实啊,年轻的时候,胡同串子干不过大院子弟,岁数大了,兜里一分钱没有,有事儿,还得从姘头那拿钱 ,这是得多窝囊的一个人啊,这是男人嘛?

  这电影居心叵测啊,岁数大了,他们有话语权,拍个电影,还得挤兑你老北京胡同串子。

上一篇:向华强的夫人)        下一篇:他是90年代北京流氓砸了向华强场子并扬言:见一次打你一次!